歡迎訪問西部先鋒網!
當前位置:西部先鋒 >> 他山之石 >> 瀏覽信息

斯诺克大奖赛2019:“六老漢”三代人 守得沙漠變綠洲

來源:本站原創  作者:佚名  2019年04月10日  閱:  字體:

2019国际斯诺克锦标赛 www.enxdc.icu

“六老漢”三代人 守得沙漠變綠洲

30多年前,張潤源等6人治沙時留下的珍貴照片。(翻拍)

“六老漢”三代人 守得沙漠變綠洲

       編者按:河西走廊東段祁連山腳下的古浪縣是全國荒漠化重點監測縣之一,境內沙漠化土地面積達到239.8萬畝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土門鎮郭朝明等六位老漢硬是憑著防沙治沙、保衛家園的決心和毅力向荒沙挑戰,歷經三代人接力植樹37年,用心血和汗水封住了八步沙風口,一條由檸條、沙棗、花棒、白榆等沙生植物“織”成的、總面積達18.5萬畝的“隔離帶”裹住了風沙侵蝕的步伐,?;ぷ×斯爬訟贗撩諾熱魷繒蛭逋蛉褐詰納羆以?,為改變隴原生態面貌樹起了學習的豐碑。

本報從即日起推出“生態文明美麗甘肅”系列報道,再現一批堅強不屈的普通村民與大自然數十年的拼搏,及其創造的人進沙退的人間奇跡。

沙漠化是人類生存的天敵,防沙治沙也成為人類與自然博弈不止的抗爭。面對騰格里沙漠邊緣昔日風沙肆虐、沙進人退的惡劣形勢,年過半百的六老漢選擇了挑戰,三十多年過去了,八步沙綠了,老漢們的頭發也白了,他們用心血和汗水封住了八步沙風口,書寫了新時代愚公移山的新篇章。

1 “風沙逼得人跑,我們不治,將來子孫怎么辦?”

陽光明媚的5月,記者來到古浪縣土門鎮八步沙村,遠處松樹楊樹榆樹排排成蔭,近處清澈的水流沿著小渠歡快地流淌著,農田里的麥苗及各種蔬菜綻放著濃濃綠意。

誰能想到,30多年前這里曾是一塊寸草不生的沙漠,人稱八步沙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段視頻記錄了當時這里狂風肆虐,黃沙漫漫的情景。村民形象地稱之為“一夜北風沙騎墻,早上起來驢上房”。

1981年的春天,曾經在古浪縣土門鎮當過村干部的郭朝明、石滿、賀發林、羅元奎、程海、張潤源等六名共產黨員,不甘心將世代生活的家園拱手相讓,在溫飽都不能全部解決的情況下,攜手向荒漠發起了進攻。

當年治沙年齡最小的張潤源老人今年已是77歲高齡,但依然腰板硬朗,走路穩健,和記者談起當年治沙及今昔變化更是娓娓道來。

“當時沙丘每年向我們住的村莊推進十米,掩埋毀壞農田,逼得很多村民要搬離,風沙逼得人跑,我們不去治理阻擋,將來子孫怎么辦?縣林業局和鄉上領導也動員我們治沙,越是困難越要有人去帶頭干,我們六人當時都是各村干部和黨員,商量了幾次后就硬著頭皮上陣了,也沒想啥后果?!閉湃笤蠢先嘶匾淶?。

2 “治沙不僅是個苦力活,更考驗耐力!”

雖然沙漠離住的村莊也就七八里路遠,但為了節省時間提高效率,六個老漢干脆被窩一卷搬到沙漠里,在沙地上挖了個地窩子就干開了。

張潤源回憶說,當年治沙是用毛驢車拉樹苗,住的是地窩子,晚上睡覺的時候火盆里的火著著,可是早上起來火就熄滅了,水凍成了冰柱子。每人帶點面粉、干饃饃和酸菜,大家混在一起吃,沒有煤炭和爐子,外面撿點駱駝糞驢糞和柴草燒點開水。吃一次飯前后要花去一個多小時。大風一起,風沙就刮到鍋碗里,吃到嘴里沙粒把牙硌得咯吱吱響。白天,草帽遮擋不住烈日烤曬。晚上,地窩子散不盡一天積下的悶熱。人勞累了一天,倒頭就睡著,蚊子們想吸誰就吸誰。有時大風把地窩子頂棚掀翻,六個人就像從土里面爬出來一樣。

從治沙第二年起,六老漢從地窩子里搬到了窯洞里。第三年,在縣林業部門的支持下六老漢蓋起了三間房,但門窗卻沒錢安裝,又過了兩年才安上門窗。

張潤源介紹說,“1981年秋季第一年治沙時,栽了1萬畝樹,成活率達到了百分之七十,但幾場風沙過后,只剩下百分之二三十了。后來我們發現一個現象,凡是草墩子旁邊的樹成活率就好,為此,我們開始用草圍圈,一棵樹一把草,壓住沙子防風掏。堅持了5年以后,樹的成活率就明顯提高了?!?/span>

沙漠里植樹,三分種,七分管,管護是重中之重。八步沙地區在上世紀五十年代、七十年代都曾集體植過樹,但都因為無人管護而前功盡棄了。這次治沙一定要克服這個問題!

張潤源回憶說:“樹栽上以后草肥得很,有人偷著放牧和割草,我們就每天早上和晚上擋著不讓牲口進去??嘍棺映墑旌蟀胍谷閼鈉分首詈?,因此我們幾乎整宿不睡覺地看護,甚至很多天顧不上回家,老婆孩子的生活學習都顧不上?!?/span>

3 一口156米深的井里流出了希望

1985年起,國家林業政策調整,之前林業部門給六老漢每人每月40-45元的補助也取消了。好在幾年前種植的花棒(可替代蓋房用的竹簾子)成熟了,每年售賣后勉強維持造林。但隨著人們居住生活條件改變,花棒市場需求減少,1995年僅售出一萬余元,每家年終分紅僅兩三千元。

八步沙植樹造林再次進入十字路口,要么賣樹散伙,要么貸款尋找生機。堅決不放棄已有起色的林木!幾位老漢和家人統一意見后,決定籌款打井。但幾個從沒貸過款的農民要想貸款談何容易,金融部門一句“沒有償還能力”,讓老漢們在土門?古浪?武威之間來回奔跑,多次周折后,終于從銀行貸來20萬元,再加上六戶人家湊的幾萬元,就開工了。經過一年的努力,1998年2月,一口156米深的井里終于流出了清泉,看著噴涌而出的水流,大家流下了激動的淚水。

“這口井給我們帶來了莫大希望,很快開出了300畝地,種上了瓜果蔬菜,六戶人家的吃飯問題得到了徹底解決,關鍵是為持續加速造林打下了堅實基礎,如今仍然發揮著重要作用。當時要是打不出這口井,后果將不堪設想?!繃蝦褐皇畝郵教鈣鸕蹦甏蚓昂筧贓裥瓴灰?。

4“死后要埋在能看見八步沙林子的地方”

上蒼不負有心人,經過數十年的拼搏,六老漢用心血使4.2萬畝沙漠披上了綠裝。林業部門來人視察八步沙,面對綠意盎然的林木贊不絕口,而年齡最大的賀發林卻抱著一棵碗口粗的樹木默默無語。一位來視察的領導開玩笑說:“老賀啊,它長大了就給您做棺木吧!”老人聞言淚光閃爍,一個勁地說:“舍不得!舍不得!”

為了八步沙這塊綠色的崛起,為了守護家園,六位老人個個熬白了頭,熬出了病,甚至有人過早地走完了人生之路。

那年63歲的郭朝明在種樹時一頭栽倒在沙丘上,當驢車拉著他離開沙丘時,他眼眶里滿是淚水,萬般的不舍。也就在這一年,他31歲的兒子郭萬剛辭去人人羨慕的鐵飯碗,子承父業,走上了治沙的征程。

當昏倒在樹坑旁的賀發林被背到醫院時,已經是肝硬化晚期。之前他強忍著疼痛種了兩年樹,他臨走留給22歲兒子賀中祥的話是:“娃娃,爹這輩子沒啥留給你,就這一攤子樹你去種吧!”

石滿老漢是六老漢中的老三,也是曾經的全國治沙勞動模范?!八?石滿)去世時交代,要埋在能看見八步沙林子的地方。我們就專門找了一個墓地,他一直在關注著我們治沙!”張潤源回憶說。

人們都說,石老漢是給活活累死的。在他住院期間,23的兒子石銀山就背起父親的水葫蘆,毅然走進沙漠投入父親未竟的事業。


責任編輯:電教中心
2019国际斯诺克锦标赛|12380|網站聲明|聯系我們|公眾微信|手機訪問|網站導航
主辦:中共酒泉市委組織部 承辦:酒泉市委組織部黨員教育中心
© 2005-2019 西部先鋒網版權所有 隴ICP備06002845號-1
2019国际斯诺克锦标赛     甘公網安備 62090202000077號

  • 手機訪問

  • 官方微信
大乐透开奖前多长时间停售 时时彩一星 技巧大全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人工 ag延迟漏洞 网络彩票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骗局 七星彩万能码 江西时时官方 原创39码特围 赛车北京pk10网址 后二组选复式8码技巧 北京pk赛精准计划 功夫计划手机版 快速时时开奖 重庆时时彩